Muize.lupe

绑画@看门大爷阿曼久

除杂谈禁止转载!!!
亲友除外

闲聊lof主,一个被写文耽误的段子手

背景@咸鱼树
头像@骄傲d禽兽

一个想养老的人。

……我发现即使是文首说不要推荐也是,没有,用,的(瘫)
删了删了,睡觉x

好久没玩染卡了,字是瞎配的,因为很花(好了住嘴)

借用少雍的一句话

Nobody can 催我更新!

其实我觉得格瑞和金这两个人很不好!凹凸大赛这么严肃的地方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搂搂脖子踢踢小脸的一点都不严肃!你要知道凹凸大赛是一个很严肃很正经的地方,保持一颗严谨肃穆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建议两个人必须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或者格瑞把金拖回家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划掉)

我靠我没看到!!!!!!!给爹打call呜呜呜呜

骄傲d禽兽:

画完了orz@Muize.lupe  奇怪的pa

【瑞金】最闪耀的你(27)

章节名称→世界上有那么一群人,那么喜欢你

*bl向瑞金

*歌手瑞x演员金

*人物属于凹凸世界,ooc属于我

27

金觉得最近紫堂总是怪怪的,经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出神,又很快反应过来,将视线移开。问他的时候他也什么不说,只是打个哈哈糊弄过去。

金对于紫堂幻的态度很是疑惑,但是看着紫堂幻确实是不愿意说,也不强求。只是默默在心里惦记上了这个事情。

比起紫堂幻的事情,更重要的事情即将来临。

马上,凹凸之声的总决赛即将开始!

这几天格瑞忙的脚不沾地,连每天和金的例行通话都有好几次说着说着突然睡着了 。

而同时,卡米尔也跟着一个人一起上了飞机。

直到到了位置上卡米尔才把围巾扯开了一点点,看着保持着优雅的坐在自己身边带着大墨镜的黑发女人。

“凯莉,你跟过来干什么?”

“怎么,我就不能去了吗?”

“……没有。”

凯莉突然笑了起来,一双大大的眼睛宛若新月一样,配合着她甜美的长相,更让人觉得可爱动人。但坐在她旁边的卡米尔却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这位大小姐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如果她开始这么笑了,必定会有人要倒霉了。

卡米尔把帽子放在一边,拉上眼罩,决定眼不见为净。

凯莉瞟了一眼身边慢慢沉入梦乡的青年人,眼神里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越来越有趣了,就是不知道最近一直受赞誉的二人是什么样的。

凯莉看一眼窗外的天空,眼中涌上了一抹期待。

而此刻的金,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波粉丝探班。

从开拍到现在也有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按照雷狮拖延的性格,这部电影拍四到五个月都是正常的。虽然所有人的表现都很出色,已经大大拉快了整个剧组的进度,但是电影却还是刚刚拍摄了一半左右。

当金走出片场看到那一群拿着灯牌,在太阳底下等着他的少女们的那一瞬间,金是有几分茫然的。毕竟虚拟的终究是虚拟的,微博上叫的再欢,说的再好听,给金的感觉依旧是漂浮的。但是直面这些喜欢他的女孩子的时候,却是完全不同的。

九月份的天气还没有完全冷却下去,太阳依然耀眼的吓人。可这些姑娘们却完全不惧暴晒的阳光和额角的汗水,只是在安静等待着自己喜欢已久的偶像的到来。

金的粉丝与剧组众多大牌明星的粉丝团相比,实在是不算多,但是看到金出现的那一刻,她们却是比谁都要激动,尖叫的分贝绝对不会低于其他的粉丝团。

金震撼的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扶住了肩膀。更大的尖叫声迎面而来,却也没有阻挡身后那人的声音。

“去吧,去感受你的荣耀。”

“帕洛斯?”

金一怔,回过头,帕洛斯却没有看他,而是带着笑意的向他的粉丝们挥手示意。

“不要惧怕她们的喜欢,去吧。”

帕洛斯轻轻的将金往前一推,金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几步。当他对上了那些因为期待而睁大的眼睛的时候,他又不受控制的往前走了一步,两步。

直到走到了她们的面前。

金露出了一个一如既往的阳光笑容,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啊——我是金!”

“你为什么要帮那小子啊?”佩利纳闷的摸了摸后脑勺,对刚刚挥别粉丝走上保姆车的帕洛斯问道。

“你看到了?”帕洛斯挑了挑眉,佩利点头道:“可明显了。”

“难得你的智商看出来了。”

“喂!”佩利浑身上下的毛都炸了起来,狠狠瞪了一眼帕洛斯。但帕洛斯却没有看他,而是透过单面玻璃看着窗外那个腼腆的跟粉丝们签名的金发少年,耐人寻味的说道。

“对手,总该是越强大越有意思啊——这种击溃天才的感觉,才是最有趣的。”

“你说什么?”佩利疑惑的问道,帕洛斯却依旧收回了目光,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

“比起这个,不如早点回家给你补补脑子。”

“你!”

金扭了扭自己酸痛的手腕,转动的时候突然听到骨头咔擦的一声,金龇牙咧嘴的跳脚了半天才好。

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签名签到不认识金这个字,不过还好名字够短,也够好写,不然他有的受的了。

这时候不得不体现出安迷修的先见之明,早早的逼两人去练字,不求写的多好,但是自己的名字一定要写的潇洒有风骨。别了金好几天总算是让他能把金字写的有气概,虽然其他的字还是让人看不太明白。

本来来的人不多,架不住有个小姑娘死缠烂打的求了二十个签名,美名为自己是金后援团高干,想要为一直支持金的其他高干们和会长谋一些福利。

金虽然很少与她们接触,但是自己作为格瑞粉丝会会长,对于这些粉丝团里的管理阶层的辛苦自己也有所感触。而金一直以来的好名声,是与箭头这样一个管理尚可的粉丝团体密不可分的。金一个冲动便答应了下来,没想到最后却是落得了这么一个结果。

是确实写字写少了!当年一天手写十几张卷子的自己已经宛若云烟一样飘散了。

不过金还是感动的,这么直面这些人对他的喜欢,那种感激,那种不敢相信,甚至是惶恐都要从心底溢出来了。

曾经的金只为了自己的喜欢而表演,但这却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别人的喜欢给予他的动力,推动着他前行。

感谢你们。

金在心里想着。

我会变得更好的。

金的签名迅速的通过快递的方式传入了各大高干的手中。而其中一人正趴在自家沙发上,拿着金的签名疯狂翻滚着。

“我说姐,我们能有点矜持吗?”埃米冷漠的看着自家宛若疯了一样的姐姐说道。

“不需要矜持!不需要!我们只需要我们的金殿下!”

埃米扶了扶额头,对于自家花痴姐姐不做评价。转身出去给她做饭去了。

艾比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沙发的角落里找出了正在哭泣的手机。打开微博,编辑,发送。

箭头后援会会长:拿到金殿下签名了!【比v】【图片】

(未完待续)

可公开的资料x

时间轴问题→凹凸之声共为十一周的比赛,于六月份开始,目前文中的时间线为九月中旬

艾比:学生,金后援会会长,私设喜欢叫金殿下。

埃米:艾比的双胞胎弟弟,学生。

凯莉:暂时未知,无奖竞猜(ni)

惊天动地混世魔王

阿略的文每次看都会很有意思!

阿略略略:

写给朋友的。


不需要结局,这样就很好了



————————————————————


我,一个魔王,魔界自继位起就风平浪静,也没有遇上过正儿八经的勇者或是意图谋反的叛臣。


但有的时候你必须经历一些苦难,尽管谁都知道这些苦难从不会带给你任何回报,你必须要吃苦,要从疼痛中反思。


我就属于那种吃不得苦的人,我甚至连酒都不喝。其实我喜欢看别人受苦,这不是很好,但是也不必隐藏。其实我还是个绝顶坏蛋,内心污秽堪比垃圾桶,一点也不温柔,不会露出温暖的笑容。一些好人说我温柔,我想他们是被魔鬼的手蒙住了眼,不识它带来的硫磺气味。


哎噫!现在的人都这么容易轻信于人,将来可怎么办唷。


我有时候会想一些不紧要的事情,有关我的事情,全部都不紧要。目前我正在对抗一个前所未有,宇宙无敌的好人主角。他太可恶了,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喜欢他,所有的人都盼着他活着。这样的存在太过畸形,是注定要来杀我的。


不行,与其在这儿等死不如我自己杀上门去,至少死的时候也不会有熟人在场,我比较害羞。


于是我半夜裹带一阵邪风,悄悄出了城堡。


我辗转数地,询问那个将和我决斗的人在哪儿,所有人都把我引向一所破破的石屋。我把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打了一顿,第二个这样说的人绑在了树上,第三个第四个照样不知好歹,但是我把他们放走了。木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来一个生的很好看的年轻人,我的苦难身着满是补丁的布衣,这一切都让我有点难过。


我开心的时候是真的开心,难过的时候却是不纯粹的难过,这样的我太不上不下了,就像我平时没有一件事能做好一样,是一种缺陷,无法改变。于是我怀带着满身的缺陷,平等地和他面对面说话了。


喂,你就是那个被万物所爱,被世界庇护,贵为天子而广爱众生,万人之上却视如平等的那个……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直接问实在是不礼貌的行为,更何况我还是一个大魔头,做不了这么丢人的事情。于是我推推年轻人的肩膀,走,我们进一步说话。


喝着干涩的茶水,他告诉我他已经失忆了有一段时间了,什么都记不得,连名字都还没决定好,平时的生活开销全是附近的村民在救济他。接下来可大事不妙,我们成为了朋友。救世主和大反派成为朋友啦!再接下来就是普通的交换生平,但是他没有什么可讲的,我就干脆叫他主角,给他编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生平,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我和他都难受了好一段时间,谁也不理谁。


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他是不是大好人了,我们在这一刻的的确确是最要好的朋友,不用做什么百年千年的约定,一个刚刚出生的思想和另一个存在了百年千年的思想,在这一刻都无比相似。



雷狮打电话来的时候已经是安迷修和他分开的第四个年头了,说实在的安迷修都已经快要忘却这个人了,但却在听到了他声音的那一刻,记忆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将他淹没。

“喂?”

“安迷修,来接我吧,我回国了。”

当安迷修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匆匆赶到机场的时候,雷狮正带着一个行李箱靠在机场一个靠墙的地方蹲着,嘴里叼着一根烟,但也仅仅只是叼着而已。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风尘仆仆的模样,脸上却是百般无聊的看着来往的人群,仿佛一切都没看在眼底。

安迷修看到雷狮的第一眼便确定了眼前这个变化颇大的人确实是当初那个人,第一反应却不是惊喜,而是在心里哀嚎。

还真是这个冤家。

不过没给安迷修逃跑的机会,雷狮看到了他,一双紫色的眸子里涌起一抹笑意,站了起来,却没有向安迷修走去,反而站在原地向安迷修招了招手。

跟小的时候逗隔壁大黄狗一样的姿势。

安迷修长叹一口气,但还是走了过去,学着这人靠墙站着。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刚从公司过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一根烟伸到了面前,他顺着那修长的手指往上看去,主人只是微微扬了扬下颚,也不多做解释。眼睛里闪过一丝恶趣味,像是小孩子的恶意一样,单纯的想看面前的人出丑。

出乎意料的是,安迷修却很自然的接过了烟,从西装裤的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金属盖轻轻一碰,着火,点烟,轻车熟路,仿佛做了千百遍。

薄唇含着烟蒂,顶端星星点点的红色一闪一闪,安迷修蓝绿色的眼睛看着周围忙碌的人群,仿佛进入了一个真空的结界里。

突然一阵力道从领带处传来,安迷修回过神来的时候便看到近在咫尺的紫色眸子专注的盯着下方,纤长的睫毛几乎要扫在安迷修的脸上。

雷狮的唇里也叼着一根烟,凑到了安迷修的烟头上,很快,借着这股热度燃烧了起来。

雷狮退开了,对着还在发愣的安迷修勾唇一笑,口中清晰的吐出两个字。

“借火。”

谁来为他们发声?

写在前面的话

杂谈允许转载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对我有人身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是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是的,正是在下

南半城:

是的,正是在下

凹凸苒:

是的,正是在下

七次瓜:

是的,正是在下

疯癫的阿终:

是的,正是在下

七:

吹B团的各位自取